麻豆app安卓版下载动态

一大一小两座月牙岛之间的镜面海其实并不小,玄心府的界域飞舟在其中好似一碗水中的一粒芝麻。

船并未持续航行,而是到了“镜面”中心位置就停了下来,除了之前在荒海洋流中停了几日,这是飞舟自顶峰渡起航后首次按照预定的计划停船。

本身飞舟就已经很平稳了,而这里的海面更是毫无波澜,海面三丈之内自动止风,不由让计缘想起了当初他修行中途,为使得海中渔船有庇护之所,弄出来的定风岛。

只不过定风岛比起眼前的海镜无波要差远了,当然了,往脸上贴金的讲点事实,计缘也可以说定风岛更契天合之韵。

停船过后,其中一个玄心府飞舟知事飞离甲板,朝着较大的一座岛屿飞去,看起来是和镜玄海阁的人去通个气,并且很快就回来了,看情况是连杯茶水都没喝,除此之外再无什么波澜。

甲板上的一家酒楼三层的栏杆位置,计缘和玉怀山一众人分别占据了三张桌子,桌上有酒有菜香气扑鼻。

众人边吃边欣赏外头的美景,也算是别有风味。

这桌上的菜可是玉怀山的人买单的,并且点的东西都不便宜,滋味也十分不错,单凭这一顿,计缘的心情就变得更好了,在生活方面,他从来都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。

“咦,那边有人钓鱼!”

魏元生刚刚咽下一口酥肉,突然见到远处如琉璃的海面上,有一艘小舟,舟上正有一人手持鱼竿在钓鱼。

尚依依也张望一下,再看看近处海面那通透的模样。

“这里有鱼?”

余晖落幕女孩湖畔念想清纯唯美

这里的水实在是太清澈太透亮了,俗话说水至清则无鱼,虽然水底深处因为光色变化看不真切,但给人的感觉就是这里应该无鱼,否则一眼就该被看见的。

“说不准还真有鱼。”

“是吗,这镜面之海下头的鱼应该不是普通的鱼吧?”

“谁知道呢……”

计缘举着杯子看着下方,又若有所思地看看远方小舟上举着钓竿坐着的人。

好像他计某人也有一根鱼竿,都已经好久好久没用了。

想到这里,计缘回头赶紧多夹了些菜,以看似斯文实则动作极快的速度吃了一会,随后就离席而去,说是要去找玄心府的人问点东西。

找玄心府的人,最方便的自然是去桅杆处,但计缘觉得还是去找飞舟知事的好。

片刻后,在第二层甲板的一间庭院内,计缘同玄心府一名杜姓知事道明了来意,后者听完面色稍显古怪。

“计先生想钓鱼?”

计缘笑了笑点头道。

“是啊,这镜玄海阁的人没说不准钓鱼吧?”

“呃,这倒是没说过,可……”

换成别人说这种事,这杜姓知事肯定要么不理会,要么客气的找个由头打发走了,可计缘来说那就不同了,即便可能是件麻烦事,也得先试试啊。

“这样吧,先生稍等,容我去问一问镜玄海阁之人,若没问题,先生再钓鱼也不迟。”

“哦,那再好不过,有劳杜知事了!”

计缘钓鱼的瘾头上来了,这会也不嫌麻烦人,毕竟以前钓鱼,基本上江河湖泊地下有什么他全清楚,这样钓鱼其实挺没意思的,而这里下头有什么全看不清,就很有钓鱼的期待感了。

“不麻烦不麻烦,就是跑个腿而已,先生稍等。”

说着这名知事就和计缘一起上了甲板,随后又独自飞向了其中一座月牙山脉,而计缘就站在船舷边上看着。

这次等的时间比之前那会要长不少,之前感觉就是去打了个照面,直接就回来了,这会等好半天还不见这杜知事回来。

并且计缘还看到有两名御风而行的修士飞到了镜面海上,飞到了那艘钓鱼人小舟附近,似乎在和对方说什么,随后几人明显频频朝着飞舟方向张望。

这边小舟上的几人交流完飞回岛屿,又过去一会,玄心府的杜知事才回到了飞舟,一落甲板,就朝着计缘拱拱手。

“幸不辱命,先生可随意抛竿,可需在下为先生准备小舟和鱼竿?”

“不用不用,我就在这边船上钓就行了,至于鱼竿嘛,计某自备了,多谢杜知事帮忙了!”

计缘赶忙回礼致谢。

“呵呵,计先生不用客气,那我便先离开了,有事先生随时来找我就行。”

“好,知事慢走!”

杜姓知事点点头,这才慢慢离去,但在拐过一处甲板建筑的时候明显慢下脚步,回头看向计缘,正巧见到计缘一甩袖,从其中飞出一根苍翠欲滴的竹制鱼竿。

凡钓鱼都得有鱼饵,计缘取出了鱼竿,却不知道该以什么为饵,毕竟也不晓得下头有什么,用普通的米粒肯定是不行的。

思前想后,计缘从袖中取出了一粒枣核。

正常大枣即便破开枣核不会有那种杏仁一般的果仁,反而更像是一层软膜包着一些嫩嫩甜甜的汁水,而计缘这粒枣核来自居安小阁的枣果,自然稍有不同。

不过计缘没打算取枣仁为饵,而是将鱼钩刺入枣核,使得枣仁香气能微微溢出。

“这样差不多了!”

做完这些,计缘将鱼竿轻轻一甩,带着枣核的鱼钩就远远甩了出去。

飞舟甲板距离水面还是很高的,但计缘手中鱼竿的鱼线却一直延展,好似永远到不了头,随后“咚”得一声鱼钩入水。

计缘微微一笑,随后侧身坐在船舷上,单手持杆看着镜面无波的水面,视线扫过远处,那边小舟上的钓鱼人似乎也在看着计缘的动作。

鱼钩入水之后,鱼线的延伸也依旧没有停下来,入水三十丈是计缘心里认定的合适距离。

这鱼线是养蚕人取蚕丝囊揉在一起拉制阴干的,原本的粗细大约等于后世的一根细竹牙签,但一根蚕丝的厚度就比这细了何止千百倍。

经过计缘炼制的这鱼竿,鱼线看似只有原本那丈许长,实则经过不断变化,可最终细若蚕丝,那距离就是计缘本人都没尝试过,毕竟虽然常常温养,但都没什么机会用。

所以鱼线入水三十丈,对于计缘的翠竹鱼竿来说简直是毛毛雨。

至于鱼线的坚韧问题,一方面取决于这类似法器的鱼竿本身,另一方面就是计缘这个使用者了,以精纯法力续之,法不绝则线不断,实在不行还可以用上辈子遛鱼的法子。

又过去一会,魏元生一个人悄悄跑到了计缘身边,如同一个寻常的好奇少年,他瞅了瞅计缘的鱼竿又看看远处连浮漂都没有的鱼线方向。

“计先生,您钓鱼?”

“废话。”

魏元生挠了挠头。

“可是这下头有鱼吗?”

计缘指了指远方的小舟。

“没鱼他钓个什么?”

魏元生看看远方道。

“好半天了也没见着他钓起来什么呀。”

“就是撒网都得等一会呢,何况是钓鱼。”

说着计缘似乎能通过鱼线鱼钩,感受到水下的微微波动,虽然看起来水面依然如镜面一般平静,虽然计缘这会除了水流之外感觉不到什么,但水流的波动绝对是有生灵搅乱的,说明有东西在鱼钩附近经过。

‘还真有鱼!’

计缘面露笑容,静候鱼儿上钩。

远方的小舟上,那名手持鱼竿的修士除了留意自己的鱼竿,同样一直关注着计缘,毕竟也就他们两个在这钓鱼,不过他很清楚那艘飞舟上的人只是在闹着玩的。

看了一会,突然见到飞舟上的计缘从坐姿状态站了起来,好似准备提竿。

‘呵呵,你要能钓上来,我就拜你为师!’

这修士刚刚面露嘲讽,下一刻差点把眼珠子都给瞪出来。

飞舟边,计缘一下将翠绿鱼竿提起,鱼线闪烁着寸寸光明,被计缘拉得笔直。

“哗啦啦……哗啦啦……”

平静的镜面被打破,水下咬钩的生灵正拖着鱼线到处走,底下剧烈搅动的水流也影响到了上面,更带起镜面海一阵阵透着光耀的波纹。

“真的有鱼!先生钓到了!先生好厉害!”

元生高兴地大叫起来,也引得周围不少人看过来,而计缘此刻抓着鱼竿无法分心,鱼线正被水下的东西不断拉长,偶尔他才能收回一下。

‘什么东西?好大的劲!’

计缘好歹也是个修为还过得去的修仙之辈,虽然不主攻炼体,但修行日久,肉身受灵法淬炼,加上有法力加持,力气是不会小的,可现在却有种吃劲感,说明底下的果然不是普通鱼。

“道友!此鱼不能强拉,否则法器鱼线未断,也会生生把鱼弄残,必须任由其拖船而行啊!”

那边的钓鱼人忍不住大喊起来,若计缘法器坏了,任由鱼跑了,那是又心疼又可惜,但若是计缘法力高强且法器坚挺,那定是鱼残了,就暴殄天物。

“哎呀道友你快快腾空,顺着鱼线摆动啊!”

不过钓鱼人再急,计缘依旧文思不动,只不过手臂会随着鱼竿摆动的方向左右晃动,而鱼线不时闪过隐晦法光。

刚才吃力,现在计缘却很快找到了某种规律,在鱼线收放之间,鱼竿轻轻抖动,一张一弛过后,再微微散出一点细若游丝的雷光。

这雷光可是计缘长久抗衡劫雷的成果,几乎每一丝都不会让下头的鱼有什么特别的感觉,但积少成多,渐渐让其疲软酥麻,手上受到的劲力也在短时间内减弱不少。

片刻之后计缘已经一转攻势,变得收线多出线少。

“哎呀道友,你在暴殄天物啊!”

那边的修士急了,身形已经腾空而起,踏着一道清风朝着大船飞来。

“道……”

这一句话还没喊出来,就见到计缘面色一凝,右臂一抖袖,下一刻猛然上提鱼竿。

“砰……”

一团水花冲天而起,炸上三丈高,一条金灿灿的大鱼随着一根弥漫着法光的鱼线,被一起提出水面,无数水花尽是流光,恍若烟花灿烂。

那修士踏着清风微微张着嘴,只是往内吸气。

“嗬呃……师父!”

PS:推本作者朋友的新书《红楼春》,是红楼系列老作者了,讲述万年单身工科狗穿越红楼戏金钗的故事

Social tagging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