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c影院合法吗

“上次在昌运楼吃饭,你喝多了,说起你跟林静的故事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说你去政法学院找过他,但是他的舍友告诉你他去美国了,你很难过。”

“你今天这是怎么了,为什么提起他?”

“因为我想知道,如果林静没有去美国,你会怎么做?”

“老张,你没事吧?这个世界上哪儿有那么多如果。”

林跃抽了口烟,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条拍在她的手里。

“外面冷,别送了。”

说完这句话他走了。

郑微看了一眼掌心的纸条,上面是一行好看的钢笔字,看格式是个地址,她用力攥紧手里的纸条,望林跃的背影喊道:“老张,你管的真多,比个女人还矫情。”

林跃没有回头,冲她竖了个中指。

……

美图solo版 超强欧美风

一个月后。

1997年初。

小胖已经把红警95玩熟玩精,开始学着编辑地图,他最大的爱好就是弄一片富矿,然后一路把光棱塔建到敌人的老家。

四眼瘦猴天天一打七,还选困难难度,每次都被一波带走。

许公子有一个小册子,上面画满了仙剑奇侠传的迷宫地图,还标注好了宝箱的位置,里面有什么东西。

“阿阳,我在珠江路电子市场租了一个柜台,记得你们宿舍有两个同学家境不好,一直想要找个勤工俭学的活儿对不对?”

林跃腋窝里夹着几本书往教学楼走,路上不断地跟建筑学院的熟人打招呼。

“对,阿伟和小海来自农村,去年缴学费的钱都是亲友们一百一百凑出来的,能考上京南理工大学,算是整村人的骄傲了。”

“那你回去后问问他们,从放假到过年这段时间愿不愿意去给我看柜台,底薪300,每卖出一张碟我再给他们一块钱的提成。”

阿阳吓了一跳:“那么多?”

平时学校里的学生课余时间去周围的小餐馆,ktv,图书馆,校食堂打零工,一个月有百多块钱已经很好很好了,就这大家还争着抢着去干呢,放假到春节的这半个多月时间能赚到300块,还有提成,这什么概念?连他都心动了好不好。

“快过年了嘛,付双倍工资是应该的。”

“你说的我都想去了。”

林跃把两本编程类的书拍到阿阳身上:“眼光放长远一点,我这么做主要是为帮助贫困生,你的家庭条件又不像他们一样,连每年的学费都困难。呐,这两本书寒假的时候吃透了,明年回来我可是要考的。”

“c语言?汇编语言?你来真的啊?”

“我是那种说话做事不靠谱的人吗?”

阿阳小声嘀咕道:“还想着过个轻松的寒假……”

“现在辛苦一点,以后轻松半辈子。”林跃拍拍他的肩膀,分开前面的人流,走到悬挂建筑系期末考试成绩的榜单前面,来回扫了两眼,在榜单上半部分找到了自己的名字。

那边阿阳看完成绩挤到他身边:“怎么样?今年没挂科吧?”

林跃朝上面努努嘴。

大一上学期他重修的两门课一是素描一是英语,前者97分,后者95分。

“好高。”阿阳揉了揉眼,确信自己没看错。

他记得自己去年考这两门的时候,成绩分别是80和73。而张开素描不及格,英语是及格了,但是因为翘课太多,平时分不够,所以挂了。

“老张,成绩不错啊,看来今年下苦功了。”旁边有认识他的人发声祝贺。

“老杨啊,考得怎么样?”

“一般。”

俩人说话的时候,他瞥见陈孝正站在人群后面,注意到他的目光后迅速转身离开。

林跃哑然失笑,不会吧,这小子居然开始跟他比了。

记得去年陈孝正的素描是95分,英语96分,二者相加的话,差了他一分。

“怎么样了?老张,这次没挂科吧?”许开阳还是挺担心他的,别人或许不知道这个学期他都干了点啥,作为死党的许公子可是心知肚明,摆摊,交际,搞电脑,蹭土木工程系的课,偶尔还去琴行学曲子,就算到自习室学习,看的书也是五花八门,就没见他看过几回素描和英语课本。

跟着许开阳一起来的还有朱小北和阮莞,都很担心他再次挂科。

“放心吧,没挂。”

林跃说完话朝阮莞走去:“郑微呢,半个多月没见她去社团活动室了,她要的碟不看了?”

“她回家了,今天早上的火车。”

“这么急?是出了什么事吗?”

阮莞深深地看了他一眼:“你不知道为什么吗?我还以为你应该比我们更清楚。”

“她去找林静了?”

阮莞点点头。

“结果呢?”

“结果就是回来后哭了三天三夜。”

林跃皱了皱眉,心说怎么会这样?电影里林静一直喜欢着郑微,她跟陈孝正好上后林静还来找过她,但是看到俩人关系不错,最终选择黯然离开,也是在那天夜里,被施洁打碎的玻璃从天而降,划破了林静的手,从此那两个人有了一段让人不胜唏嘘的感情……不,应该说关系。

他给郑微林静租住的房子的地址,是想撮合他们两个人,在他看来,陈孝正的事业心太强,人生观有点像黎文娟,而林静心里一直喜欢郑微,却被施洁偏执而疯狂的爱扭曲了生活,只要让郑微在遇到陈孝正前找回林静,施洁不会变成那样,郑微也不会被陈孝正的现实伤害。

但是结果……似乎偏离了他的预期。

“张开,你考的真好,我算了一下,只算素描和英语的成绩,你在建筑系大一学生里排第二,就比第一名少一分。”朱小北从后面拍了他的肩膀一下:“对了,教结构力学的王教授破例让你参加的土木工程系的考试,成绩也出来了,不过没在榜上,我私下里帮你问了,王教授说你的成绩是95分,年级排第三。”

阮莞讶然道: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虽然张开只需要修那几门挂掉的科目,时间比一般人要充裕些,但是从挂科水平跃升到年级前列,这绝对不是一件易事,何况他还有生意要照顾。

“我可能运气好吧。”

阮莞很无语,运气,考试也能靠运气?这不瞎掰嘛。

“对了,听说去你们那边的车次少,火车票不好买?”

阮莞点点头。

林跃在兜里掏了掏,拿出一张火车票递过去:“我在黄牛那儿淘到一张。”

阮莞一愣:“这是卧铺票啊,三百多呢。”

买火车票有学生证半价,但是仅限硬座,卧铺票必须价购买。

“黄牛那只有这个。”

这当然是瞎话,华东到贵州要三十来个小时,他可不愿意看着阮莞在拥挤的车厢里站一天多。

阮莞说道:“太贵了。”

“那不然你留在这里过年?”林跃说道:“行了,别矫情了,你要真过意不去,晚上就请我跟许公子吃饭吧。”

“那行,你们想吃什么?”

“西门对过有家鲁菜馆,上次过去吃了一回,感觉不错。”

这时朱小北碰碰林跃的胳膊:“副社长,我也买不到票。”

林跃说道:“你家就是下面县城的,以为我不知道?添什么乱呀。”

朱小北搔了搔头,嘿嘿干笑。

林跃说道:“今年寒假记得把头发留长一点,好歹是个女孩子,你这像什么样子。”

“哎呀,你怎么跟黎维娟一样。”

……

三天后,林跃在火车站送走阮莞,乘公交车来到珠江路电子市场租赁的柜台。

“阿阳呢?”

阿阳宿舍的小海说道:“阿阳被一楼那些人叫走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小海和阿伟一脸古怪表情:“不是你让他去干那件事的吗?”

Social tagging: